正文

返回 导航

带着牛姥去旅行(二):赖在下铺的孕妇和打碎的杯子

发布日期:2019-07-18 12:00:01

作者:周云杰(网名:千江月)

来源:微信朋友圈向作者索稿

题图来自网络,仅为配图,和本文无关

带着牛姥去旅行(二):赖在下铺的孕妇和打碎的杯子

我们三个人的铺位,分散在三个车厢,并且,相隔很远,从我的车厢去牛姥的车厢,路过我退掉的那个下铺。一个虚胖的中年男人正坐在那里打盹,真想走过去狠狠踢他一脚,这厮,哪儿来的狗屎运呢?居然买到了最后一张被我退掉的下铺。

从狗子玉那里穿行到牛姥这里,似乎穿越过一个漫长的村庄,先路过我的中铺,再路过我舍给那个虚胖男人的下铺。我俩都不放心被单独寄存在一个车厢里的那个神奇的老太太,便挤在牛姥的软铺包间做客。

牛姥对面的上铺,是带了一个四岁男孩的孕妇,因为拖儿带肚的不方便,直接睡在了下铺。傍晚时,对面下铺的男人上车,站在门口望着他床上的女人发呆。一再对照铺位号和手中的车票,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茫然地看向我们。

我用肢体语言肯定他没有走错房间,他却仍然站在门口不进不退。这个时候,对面那个年轻孕妇睁开眼睛,略微有个起身的动作,边指指上铺边对男人说,你住上面吧!

男人依旧站在门口没动,仿佛还在发呆,仿佛等着这个女人给他让位,但女人只是淡定地指指上铺说,你住上面吧!安然如吩咐自家男人。

人生突如其来如,随不至焚如、死如、弃如,但于此刻此男来说,恰如疑如、惊如、怒如,最后,无可奈何如。

女人很无理,不知是受益于生长环境,教养缺失,还是仰仗了自己的肚子,母凭子横。男人很无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买来的软卧下铺,怀揣交了狗屎运的喜悦,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让给了别人。但女人不仅丝毫没有还给他的意思,就连站起来表达一下歉意或是谢意都没有,男人,除了站在门口不进不退以示抗议外,别无他法。

我坐在对面很着急,替女人的态度着急,替男人的何去何从着急,忍不住指了指女人的肚子,告诉男人,孕妇,还带着孩子,上铺太不方便了。

年轻孕妇坐起身来,高高耸立的肚子出现在男人面前,男人似终于找到了一个离开门口的台阶,说,是啊,你是双身子的人,应该住下面。随之放下行李,转身出去,坐在外边靠窗的小椅子上发呆去了。女人则继续依偎在床上玩儿起了手机。

我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割了自己的舌头,孕妇又不是没有嘴巴,男人也不是没有眼睛,犯得着我抢风多事做道德绑架的帮凶?我跟人家换个对等铺位都觉得欠了还不起的人情,都会局促不安,都会千恩万谢。真他妈羡慕,不,不是羡慕,是嫉妒,我嫉妒那些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都自信从容安然淡定仿佛天下人都理所当然为其效命的女人。

我受伤了,受伤于我的羡慕、嫉妒与不甘!我惩罚自己站在窗前,默默看着窗外昏黄的天,昏黄的地。昏黄的天地,正在车窗外势不可挡地扑面而来,又不可逆转地向后倒去,就像正在失去的光阴,和我们留不住的青春年华。北方天地之间的植物们,正在春风的催发下,从去岁的枯黄里,萌生出娇嫩的绿!

而明天,我告诉牛姥,你早晨一睁开眼睛,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就像,从春初一下到了春暮。

该睡的时候,我才回到自己的车厢,洗漱完毕爬上铺位准备睡觉,却突然听到一声玻璃破碎声,下铺老男人哎呀了一声,哎呀完了他说,这是谁的杯子碎了?随后叫我,是你的吧!我爬起来看,果然,地面上已经看不出样子的玻璃和流成一片的水渍,桌子上我的杯子不见了踪影。列车员以很快的速度过来打扫,老男人跟我解释并不是他碰了杯子,是火车刚刚一个震动,杯子自己跳了下去,起先是撞到了他的铺,然后改变了航向,接着弹到了地面上,碎了!

我趴在中铺,歉疚的看列车员哗啦啦的将残骸打扫出去,听老男人讲解他目睹的全部过程,并一边甩他泡了水的鞋子。心里开始觉得各种口渴,各种干燥。杯子放在桌上,半天没喝一口水,并不觉得什么,却在杯子自杀后,各种忍受不了的干渴。想起纪伯伦说过的一句话,人对干渴的恐惧,是一种无法解脱的干渴,远远大于干渴本身。无奈,只能爬起来去餐车,买瓶水回来,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点击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